听中国国民意愿军老兵士讲述峥嵘岁月:1950,他

时间: 2021-09-03

  1950,他们正年轻

  作者:李晛 禹瑞斋

  9月1日上午,第八批在韩中国国民志愿军义士遗骸装殓典礼在韩国仁川举办。依照打算,这批烈士遗骸及遗物将于9月2日返回中国埋葬。在中韩进行此次交接工作前夕,中新社记者在辽宁沈阳对两位年过九旬的中国人民自愿军老战士关长义跟白清林进行了专访,听他们讲述在朝鲜战场上渡过的峥嵘岁月。

  关长义20岁:

  首批入朝九死毕生立下“一大功”

  “‘啪’的一声,炸弹还败落地,炸弹皮已经飞过来了,当时我的本能反映就是抱住电台。”91岁的关长义在沈阳市苏家屯区的家中向记者讲述当年的生死时刻时,对战场上的细节历历在目。

  关长义1930年生于辽宁省凤城市。1948年,18岁的关长义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参军后,他被调配到解放军第四野战军38军113师任师指挥部电台报务员。1950年,关长义成为首批入朝作战的志愿军战士。

  

中国人民志愿军老战士关长义。禹瑞斋 摄

  在一次战役中,关长义与战友们遭受敌人的轰炸机袭击,从天而降的炸弹屡次在关长义头顶擦过,有战友当场就义。时至本日,关长义仍然记得他们的名字。“一个是摇机班班长张厚德,1945年的老兵,另一个是南方人老李。炮弹就落在他俩旁边,两人都没躲过。”

  关长义含着泪说,“牺牲时,张厚德正在我身后摇马达。”据关长义回想,在敌军轰炸结束后,他与战友们敏捷修理好电台天线,保障了师指挥部与上级的通讯畅通。

  

关长义立功证书。禹瑞斋 摄

  关长义家收藏着一份泛黄但仍保留完好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破功证实书”,上面写着:入朝以来,在一、二、三、四次战役中美满完成义务,并表示踊跃,而有明显成就,故评为一大功。

  在朝鲜战场,关长义阅历死里逃生。他表现,牺牲不可怕,恐怖的是不实现战斗目的,由于在他和战友们心中都有一个独特的信心,让祖国保险、让老庶民安生。

  关长义说,作为一名战役中的幸存者,他有任务让后辈知晓那些年青地战友们为何乐意牺牲本人的所有。“看到现在的中国越来越强盛,我做梦都会笑醒,这种生涯比我们在战壕里所幻想的将来还要美妙。”

  白清林23岁:

  不怕苦,不怕死,靠小米加步枪战大炮坦克

  与关长义一样,白清林也是第一批入朝作战的志愿军战士,他的人生同样存在传奇颜色。白清林1927年诞生,194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5年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从军第一年他就抱着火药包炸过日军的堡垒,随后,白清林接踵加入了辽沈战争、北平战争、渡江战役直至解放海南岛。

  

第一批入朝作战的意愿军兵士白清林。禹瑞斋 摄

  1950年10月,白清林所属的志愿军第40军与第38军、39军和42军成为了首批入朝作战的军队,他和战友们气昂昂雄赳赳地跨过了鸭绿江。在他看来,“这是伟大的认可,同样也是艰难的挑衅。”

  战斗的无情让白清林在走上朝鲜战场的第一刻起便陷入宏大的悲哀之中。他说,“身边倒下的战友,那不是一个两个。”他的连队,在入朝作战时满编170多人,尔后还两次弥补了50人。但到第四次战斗停止后,全部连队已不到100人。白清林说:“人家飞机大炮坦克,咱们靠什么?仍是靠一不怕苦,二不怕逝世,靠小米加步枪。”

  

白清林战功章。禹瑞斋 摄

  9月2日,运送第八批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的专机将抵沈阳。对此,白清林说,一想到那些牺牲在朝鲜战场的战友们行将回国,心里十分冲动。他等待有更多的战友可能早日安息于祖国的怀抱。

  白清林告知记者,自己每年至少一次前往沈阳的抗美援朝烈士陵园。在那里,有很多他熟习的战友,他们的名字不仅镌刻在英名墙上,也镌刻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更镌刻在他的心里。

【编纂:梁静】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